我的女友他的奴隶   女友小说 

我的女友他的奴隶

晚上,夏磊在外边经常有应酬,丽玲就独自在家里折磨我。

  有时她无聊,会躺在沙发上长时间看电视,而她会命令我一刻不停地舔她的双脚。最长一次我曾在她的脚上舔过长达三个小时,后来我感到舌头真的如断了一样,膝盖因长时间跪在硬地板上而痛得不得了。

  她也试过坐在我的脸上连续一个多小时,让我感到窒息般的难过。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在她看电视或讲电话时,我要跪在她的大腿中间为她口交。

  如果我犯了过错,例如没有做好家务或服侍不好她,只要她有一点不满意,便会对我动手。除了随便打耳光外,最常用便是打屁股,她打我屁股时有很多规矩,首先我要全身赤裸,趴在她的大腿上翘高屁股,她每次打我前也会对我说明会打我多少下,她不会多打一下,但我在被打时不许发出一声或移动身体,否则便重新再打。而丽玲用的主要是皮鞭、木板和一副乒乓球拍,有时随手拿到的拖鞋、高跟鞋和梳子也常是她的行刑工具。

  另外一种丽玲常对我施以的惩罚便是捆绑。我说过她是一个女权分子,她对于网上看到日本那么多的紧缚女性的画片非常不满,认为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但她却时常浏览这些网站,因为她要照网站上捆绑女性的方式来捆绑我,而且还要用即影即有相机拍照。我会被捆绑着一段长时间她才会释放我。

  就算我没有犯错,她也会用一些较轻微的虐待方式来玩弄我,除了每天必要为她舔脚,做她的踏台,为她舔脚,给她坐脸外,她有时还会用麻绳把我双手反缚,命令我跪在地上,她会把一对穿过的丝袜挂起,挂至丝袜脚尖位刚巧在我的鼻前。她命令我的鼻子要跟着袜尖来动一直闻着,她会监察着,一发现我的鼻子没有闻她的丝袜便会把惩罚升级。

  另一种惩罚就是禁制我说话,但不是只用口命令我不说话,她会用上一些工具,例如要我衔着她的一只鞋的鞋尖,若我衔不稳鞋子令鞋子掉下来我又会受重罚。另外她会用她的脏内裤罩住我的头不许我看东西。

  另外一种小惩罚是她喜欢用衣夹夹我的乳头和下体,还要在衣夹连上幼绳吊着她的高跟鞋来增加我的痛苦。

  不知道是夏磊另有新欢,还是已经对我老婆失去了兴趣,最近夏磊不是喝酒喝到半夜才来我家,就是乾脆不到我家来了。丽玲经常独守空房,又不敢出去,想要干又不敢让我干。原来夏磊已经逐步地控制了她,不仅不准她晚上的时候出去,还不准她让我干她。丽玲真的很听话,从此晚上再也不敢出去,也不敢再让我干她了,但看得出她心里很不舒服。

  这天她独自在卧室里给好几天没来我家夏磊打电话,我在厅里隐约听到她一直在求夏磊来我家,甚至说她今晚想要,她下面受不了了,只要他肯来干她,以后愿意什么都听他的。

  夏磊一听,好像来了兴趣,说他晚一点再来,但要我老婆今晚做一回性奴。

  在他到我家时,丽玲要自己在脖子上拴上那条平时丽玲用来拴在我脖子让我做她的狗的狗链。换句话说,夏磊要我老婆做他的性狗。

  然后夏磊又要求我老婆只穿着胸罩和丁字内裤,光着双脚踏在那双他们做爱时夏磊喜欢叫她穿着的性感黑色高跟拖鞋,跪在门口等候他来干她,而且今晚要她像我完全服从她一样,要丽玲像性奴一样服从他。

  本来我想丽玲是女权至上的女人,肯定会拒绝夏的无理要求,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可能是怕失去夏磊,竟然满口答应,甚至先主动跪在地板上接听夏磊的电话,还自称「奴婢」,称夏磊为「主人」。想不到夏磊一通电话,就可以把我老婆变成他的性奴,真是不可思议。

  接完电话,丽玲明显憋了一肚子气想发泄在我身上,他开了房门冲我大声嚷着:「你给我进来!」我有些颤抖地走进了她的卧室,不敢正眼看她。

  「贱货,臭男人,我今天要插死你!」「女主人,看在我跟你了那么多年的分上,饶了我吧!」我抱着她的大腿哀求道。

  「贱货,老娘今天不爽,非插死你不可!」丽玲像是一头母豹,她的长发散乱地披撒在她漂亮而妖艳的脸庞上,大声的对我说:「把我的家伙拿来!」我拿了一个大大的橡胶假阴茎,放在了床上。

  丽玲走到我后面,用她高耸的双乳顶着我的头,一股醉人的香水味飘过来,她双手摸着我的前胸,她低下头,长发披散在我的脸上,吻着我的耳朵,充满挑逗的说:「贱货,我想干你!」她继续地吻着我,这下我的下体已经硬了起来。

  说到这,丽玲一把把我推开,刚才的温柔换成了粗暴,真是个女魔啊!

  「把衣服给我脱了!」丽玲厉声命令。

  在这个凶恶的女人面前,我根本不敢违抗,只好乖乖服从。

  丽玲点了一根万宝路香烟,叉着腰,看我脱完衣服,在我身边转了一圈,不屑地说:「看你这么瘦,鸡巴也这么小,要是插你还不把你给插死。」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会对男人这样说话,这样的话,本应是男人对女人说的。说着,这个妖艳的女人就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解下了衬衣和短裙。我低下了头。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我抬起头,见丽玲叉着腰,头发向后一扬:「说,我漂亮吗?」「漂亮。」丽玲脱下吊带裙,里面没有乳罩,只在乳头上贴了两片乳首贴,看上去好像没有乳头一样,但两个乳房很饱满,也很坚挺;绣花丁字裤小得不能再小,裆部已经夹在阴唇中间;阴毛染成金黄色的,白色哩士吊袜带更显性感,我看得目瞪口呆。

  现在何丽玲赤身裸体地站在我面前,这是个何等漂亮高大而修长的女人啊!

  30岁的女人,高耸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下垂,她的大腿性感修长。

  丽玲穿上了硕大的假鸡巴,对我一个巴掌搧过来,冷冷地说:「给我趴下,屁股翘起来,让我的鸡巴好进去。」我大气都不敢出,看着丽玲像男人一样把她的假鸡巴塞进了我的屁眼,我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两只手拼命的在地上爬,想逃脱,但丽玲有力的双手抱紧我的腰。

  我越是反抗,丽玲好像越兴奋,开始了她疯狂的强奸,她的假鸡巴快速地在我的屁眼进出。丽玲的腰力比男人的还要厉害,随着节奏,她两只大乳房也在我眼前蹦跳着。

  她疯狂地摇摆她的长发:「贱货,没见过我这样的女人吧?」这是什么场景啊?弱小的男人被凶残的女人玩弄,狂插!

  丽玲好像不知疲倦,把我翻过来,抱着我的双脚架在肩膀,这样她的鸡巴可以更深入。我已经没什么力气反抗了,任由她狂插,因为丽玲很高大,插我的时候,她的乳房刚好打在我的脸上。

  「嘻嘻……真爽!呵呵……好痛快呵!」丽玲已经插得香汗淋漓。

  丽玲一边抽插,一边打她胯下的我。她真是一个凶残、狂暴、不可一世的女人,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你不得不屈服于她的淫威。

  「我告诉你,老娘以后也和你一样,是夏磊主人的奴隶,主人的狗,你知道吗?主人不在时,老娘还会狠狠玩弄你;主人在时,一切听从主人的吩咐,要让主人感觉到我也是他的奴。懂吗?」我老婆走到我面前,「啪啪」给了我两记耳光教训着我。

  「是的,女主人。」我只好无奈地说,但心里忐忑不安。

  我蜷缩在丽玲的脚下,脸和她的鞋子无限贴近,她鞋子里的酸臭气息已经一绺绺飘进了我的鼻子。丽玲这时一挑一挑的脚碰到了我的脸,她把脚翘起来,踩到了我的脸上,我不由自主地转过脸开始舔她的鞋底。但她用脚把我一蹬,伸出手来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我的脸就靠在她丰满的大腿上,丝袜的磨砂感让我兴奋不已,让我浮想联翩,我开始一下一下舔她穿着丝袜的大腿,眼睛偷偷摸摸地往她里面看。

  「啪!」的一下,丽玲给我来了一个响亮的嘴巴。

  「贱狗,你也配舔我的大腿?过来!」她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进她的下面:

  「好好的闻!」我已经是丽玲的一条裆下狗了。这种低贱的情绪让我无所顾忌,我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很骚。

  丽玲显然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她没有急着再虐待我,而是直接让我为她口交。她揪着我的头发,丰满的大腿用劲夹着我的头,我感到自己仅仅是老婆的性具。我用力舔着她的阴部,很快地黏黏的液体就渗出了内裤。我用舌头费力的把内裤挑开,大口大口舔着何丽玲阴毛浓密的阴道。

  「吃!」丽玲威严地命令。

  听到后,我开始大口大口吸食何丽玲的液体,她没有快乐的呻吟,而是哼哼冷笑着。过了一会,我满脸都是液体了。

  「往下舔!」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向下舔」是什么,只管伸出舌头去舔,感到那里涩涩的,而且有一股气味。我扭了一下头,丽玲用丰满的大腿把我夹得更紧了,她哈哈大笑着说:「以后要和老娘一起好好侍候夏磊主人,听到了没有?
「叮铃铃……」电话的铃声将丽玲从享受中唤了回来,丽玲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到12点了。从来电显示的号码,丽玲知道,这是夏磊的手机,丽玲赶紧让我拿来狗链拴在自己的脖子上,脱下了吊带丝袜,光着双脚,只穿着那双性感高跟拖鞋,拖着身上的狗链,像一条母狗一样的向放置电话的书桌前爬去。

  丽玲不敢拿起话筒,夏磊刚才在电话里规定她拴上狗链后必须时刻保持一个母狗的状态,这个状态,不论他在和不在的时候,都要一个样。

  丽玲用鼻尖触动了免提的按键,然后「汪!汪!」的叫了两声。

  夏磊笑了,在电话的那头问:「是丽玲吗?想我了吧?」丽玲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又「汪!汪!」的叫了两声,然后撒娇似的摇晃着脖子,让项圈上挂着的铜铃的声音,传了过去。

  夏磊「哈哈」的笑着,说:「好了,好了,准许我的小母狗在接电话的时候说话。说,想我了吗?」蒙夏磊的恩准,丽玲伏在电话上,说:「想,想死你了。主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快了。」夏磊说:「你赶快准备一下。」丽玲摇晃着屁股说:「是,主人。」为了讨好夏磊,不让夏磊离开自己,我老婆看来是决定自己要放下以前的臭架子,一心一意给夏磊做奴了。

  她在折磨我老半天后,就开始按照夏磊的吩咐,真的自己在脖子上拴上那条平时她用来拴在我脖子让我做她的狗的狗链,只穿着胸罩和丁字内裤,光着双脚踏在那双他们做爱时夏磊喜欢叫她穿着的性感黑色高跟拖鞋,乖乖地跪在家里等候夏磊来玩弄自己。

  也真难为她,平时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她都是很自大很傲慢的女人,一下子要变成夏磊的奴,她心里肯定很难受,落差也太大了。可是她想要做的事,我也管不了,我只怕我老婆以后也要和我一样受尽夏的奴役,吃尽苦头了,也许今晚就是她奴隶生活的开始。

  在丽玲的卧室里,丽玲跪在地上等候着夏磊,她让我在夏磊来之前趴在她后面给她舔脚。因为夏磊让她要穿着那双黑色高跟拖鞋跪在地上等候他,所以丽玲在叫我给她舔脚时,那双黑色高跟拖鞋也不敢脱下来,我只好在她穿着高跟拖鞋的脚上给她含着脚趾头舔弄。

  丽玲就这样一直跪着,足足跪了两个小时,直到淩晨两点多,才听到夏磊的脚步声,他又在外面喝得醉眼朦胧的回来了。丽玲一听到声音,连忙从自己的房间爬到门外去迎接他。

  「奴婢恭候主人回来。奴婢给主人请安,主人吉祥。」丽玲居然跪在门外,也不怕邻居看见。

  「咦?你怎么也拴着狗链?」夏磊故意问我老婆。

  「主人,我……」我老婆无以回答,只好羞愧地低下头。

  「丽玲呀,你倒挺会享受的,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了吗?」原来我老婆忘了叫我不用再给她舔脚了,我只好跟着她爬到门外,而且一直给她舔着脚。

  「啊!不……主人……不……」丽玲听到这句话,如五雷轰顶,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主人,主人,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求您饶了奴婢吧,求您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在主人面前叫人给我舔脚了。」丽玲一边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滚一边去!」一边跪行到夏磊跟前,抱住夏磊的大腿,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哦?你不是很有自尊吗?怎么现在……你看,那边有人看着你呢!」「啊!」丽玲一惊,扭头看见对面楼里有人在观望她,顿时羞得无地自容:

  「我……」丽玲管不了那些了,让他们看去吧,「主人,我……求您饶了我吧!」丽玲已经哭起来了:「呜呜……呜呜……主人……」丽玲抱着夏磊的大腿,跪在地上悲怯地乞求着。

  「罚你到楼下爬上来。」「啊?!你……主人……?」丽玲实在没有想到夏磊能如此侮辱她,丽玲羞愤、犹豫,而夏磊却已经自己走进屋里了。

  丽玲强忍万分耻辱,不得不拴着狗链走下楼去,从楼下跟慢慢爬行回家。楼下距房门区区十几米,可是当着我的面,对于丽玲来说,却是万里之遥,每爬一步,都像是剥掉她一件衣服,待爬到客厅,她已经浑身湿透,内心也好似经历了一场彻底的折磨。

  「我真下贱,竟然像狗一样!唉!都是我自作自受,真不该那么冒然就答应做性奴,现在弄得像狗一样。」丽玲五内俱焚,万分羞耻,爬在夏磊脚前,竟然无力站起来。

  「哈哈!哈哈……」夏磊的笑声依然温和:「丽玲呀,你这么爬上来,知道这意味什么吗?知道以后该怎样做吗?」「我……主人……我明白。」丽玲唯唯诺诺地嘟哝。

  「哦,既然明白,就说出来。」「我……我以后……就是……主人的……一条……狗。主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丽玲因为耻辱而全身发抖,说话都带颤音。

  「嗯,不仅是一条狗,而且是一条母狗。懂吗?母狗。」「是,主人,我是母狗。」丽玲当然明白主人为何要加重语气说「母狗」二字,那就意味着自己的肉体……丽玲不敢再想下去了:「唉!为什么我本来是女王,现在却要承受这么多羞辱?!」一进门,丽玲爬到夏磊脚下,不用夏磊吩咐,就主动用嘴为他叼去鞋子,又叼来了他的拖鞋给他换上,来回她都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不敢站起来。

  我做梦也想不到,平时那样高高在上、假正经的老婆,做起奴来竟然这样的下贱。夏磊也没想到我老婆真的这么听话,刚开始有点措手不及,但见她这么下贱,顿时来了兴致,他准备当着我的面好好地羞辱羞辱我老婆。

  「去干活吧!弄点菜来,我还想喝酒。」夏磊平和地说了一句就进卧室了。

  「谢谢主人!」丽玲此时说不出是感激还是恐惧,内心百感交集,擦了擦眼泪,换上一套女佣服,熟练地收拾起来。

  丽玲开始准备夜霄,正在洗黄瓜,忽然看到镜子里映出夏磊的身影,夏磊穿着一身休闲服,正微笑着看着丽玲的背影。

  「主人……」丽玲羞愧地微微一笑,继续洗菜。

  「哦……」丽玲感到夏磊的手在抚摸她肥硕的屁股,她纤细的腰顿时有些僵硬。

  「主人……」丽玲没敢躲避,只是微微扭了扭屁股,红着脸继续。

  「你的身材很好呀!」「主人……」丽玲含羞低声:「啊!不……不要……」声音低得连自己都难以听见。

  夏磊的手已经探到裙摆里面了,在光滑的肉丘上摩挲。一股一股的麻痹感强烈地冲击着丽玲的神经。屁股在颤、大腿在颤,浑身都在颤,可是,可是……丽玲无法回避,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洗菜。其实那菜早已洗净了,只是夏磊没有收手,丽玲也就只好那样继续撅着肥嫩的屁股供主人摸玩。

  「不……求求您了……不要那样。」丽玲浑身战栗,羞愧难当。原来夏磊的手正在扒她的内裤。「啊!……」内裤被扒下来了,白嫩的臀肉裸露出来,那么性感迷人。

  夏磊喜不胜收,丽玲的内心在流泪,可是却不得不委曲求全,甚至在夏磊手指的示意下,把两腿略微叉开一些,以便夏磊手指的自由活动。
「好美的屁股!」夏磊的手尽情地抚摸着,从光滑如脂的臀肉上传来电流一样的快感。这快感也同样电击着丽玲,两片花瓣恐怕已经偷偷开放了,丽玲只感觉那里骚痒难耐。

  「小淫妇,你喜欢这样,不是吗?」夏磊侮辱性地问丽玲。

  「不……不是……主人,我……不是那样的。」丽玲感到难堪,极力否定。

  「啊!……」丽玲浑身一震。夏磊的手指到花穴口上蘸了一下,「小淫妇,你看这是什么?」夏磊的手指举到丽玲眼前,晶莹的淫汁沾满指尖,一条涎丝垂下,一股强烈的骚香味钻进丽玲的鼻子,更加刺激了丽玲。

  丽玲的窘迫身体状况被夏磊看破,更令丽玲难堪,羞辱万分,却无法否认,成熟的女人身体正被主人灵巧的手指带入魔境。

  「你的屁股真好,以后不要再穿内裤了,即便出门也不要穿。」「主人……我……是。」丽玲欲言又止,不得不答应这羞辱的规定。

  「胸罩也不要再戴了。」「哦,是的,主人,可是……可是那不方便呀!」丽玲低着头,小声说着理由。

  「没关系,我会给你更好的乳罩和内裤的。」夏磊诡秘地告诉她。

  「嗯。」丽玲还不知道将来主人会给她什么衣物,但决没有想到那衣物比不穿衣服更羞辱。

  「你继续做饭呀!」「我……」丽玲无奈,只好继续。

  夏磊则跟在丽玲身后,一边聊天,一边时不时地摸摸丽玲赤裸的屁股。丽玲也渐渐习惯了,甚至还故意扭摆肥臀跟夏磊调情。

  「来,把这件大围裙换上。」夏磊拿来一件由胸及膝的围裙,命令丽玲脱光衣服,只穿这件围裙。

  「唉!……」丽玲心里屈辱,却只能服从。脱光了衣服,她好似着了夏磊的魔法,夏磊说什么,她就不得不照做。夏磊从没以暴力威胁她这么做,可是……可是……不知怎的,丽玲总是感到夏磊温和的话里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令她不得不屈从。

  穿上围裙的赤裸躯体更是肉感。丽玲开始烧菜,主人依然在身后摸弄她的屁股。

  「咦!这根黄瓜很粗壮,不知是否合你意?」「嗯!这根黄瓜是好,比那些都大好多,而且你看这上面的小刺,说明很新鲜。」「这么说,你喜欢这根了?」「当然。」丽玲不知夏磊是何用意,很自然地回答。

  「那好,我把它给你吃。」说着,夏磊拿起这根又粗又长的黄瓜,从后面掠过两片臀肉,压过菊花蜜地,直捣花穴。

  「啊!不……不要……主人……求您了……」丽玲夹紧两腿,使劲扭摆着屁股,抗拒着黄瓜的入侵。

  「啪!啪!」两记狠狠的巴掌,搧在左右肉丘上,顿时呈现两只巴掌印,火辣辣的痛感使得丽玲一激淩.

  「菜要糊了。」「哦!」丽玲赶紧翻炒,可屁股依然紧夹、扭摆。

  「你不听话了?」「我……主人……不要那样。」丽玲含羞乞求。

  「你忘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夏磊以嘲弄的口吻提醒丽玲:「把腿叉开!」不容抗拒的命令。

  「我……是……呜呜……」丽玲被逼得哭泣起来,屈辱的泪再也控制不住。

  两腿慢慢分开:「主人,为什么这样对夏磊呀……」丽玲哀怨地泣诉着。

  「啊……嗯哼……」丽玲的屁股在颤抖,带刺的黄瓜低住了花穴的入口,一寸、一寸,慢慢侵入……「啊!……好痛!」丽玲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扭动:「主人……痛呀!行了吧,求您了,不要再深入了。」「别急,别急,还有这么长呢!」夏磊根本不管丽玲的痛楚和羞耻,把一根表面布满鲜刺的足有鸡蛋粗的黄瓜硬是插进去足足30公分,恐怕已经顶进子宫了。外面还露出约有20公分,像一支硬梆梆的阴茎一样。

  「哈哈!这真好看。好了,这回你该享受了,千万不要掉出来呦!那样我会严厉惩罚你的。」夏磊得意地欣赏着他的杰作。

  「好难过呦!做饭又不方便的。主人,你……好坏耶!」丽玲有些害羞,又有些撒娇的意味。

  「嗯?你在跟谁说话呢?这么没规矩,别忘了你的身份,小母狗。」「啊!……我……是,主人。」丽玲刚才的确有些撒娇,她本以为她最隐秘的地方都给主人侵犯了,应该关系更近一层了,万没想到主人仅仅是把她当玩物玩玩而已。

  「不谢谢我吗?」「是,谢谢主人!」「谢什么?」「这……谢谢主人给奴婢吃黄瓜。」丽玲说出这淫荡耻辱的话,感到自己的确下贱。

  「哈哈!哈哈……」夏磊回客厅去了。

  丽玲很无奈,阴道里插着粗大的黄瓜,两腿也不能灵活地走动,还要继续做饭、炒菜,又要夹紧阴道防止黄瓜掉出来,的确令丽玲难堪又难过。

  「主人,饭菜好了,请用。」「哦,好的。」夏磊坐下慢慢用餐,丽玲垂手站立一旁,随时听候吩咐。

  「嗯,今天的菜烧得跟以前一样好吃,你手艺的确不错!」「谢谢主人夸奖!能让主人高兴、爱吃,奴婢就满足了。」「哦?呵呵,还挺乖。来,到桌子下面去。」「嗯?那……主人……干什么呢?」丽玲有些糊涂。

  「呦?这么聪明的女老师难道还不明白主人的心意?」「哦!……那个……是。」丽玲明白了夏磊的意图,羞得真是「吱溜」一下就钻进桌下,满脸羞红怕我看见。

  丽玲熟练地扒开夏磊的休闲短裤,把夏磊软软的肉棒含进嘴里,两只嫩嫩的手捧起褐色的肉袋慢慢、轻轻地揉搓起来,细嫩的舌头缠绕着主人的龟头。

  「哇!丽玲,你的技巧越来越精湛了!」夏磊惬意地慢慢品味红酒、小菜、香米、精点,下面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呜……呜呜……」丽玲含着肉棒,吐字不清,头在上下动,她能感觉到夏磊快要射了。

  「啊……啊……」夏磊的肉棒在丽玲的嘴里强劲地勃动,一股浓稠的精液灌进丽玲的喉咙。拔出阴茎,丽玲贪婪地给阴茎舔乾净,最后连嘴角的几滴精液也抿进嘴里,好像吃蜂蜜一样吞下肚。

  「主人休息一下吧,待奴婢收拾完再来给主人按摩。」丽玲爬出来,利索地伺候夏磊到客厅休息,自己则麻利地收拾餐桌、碗筷。一会儿,还有更淫靡的工作等着她呢!

【完】
评论加载中..